折腾不止
Logo
折腾不止

凑个“好”字

2017年5月16日14时18分,梅子二胎早产生下一个儿子。我们一儿一女,凑了个“好”字。产后梅子恢复的很好,儿子刚开始患了肺炎,后来高黄疸,现在很健康。

据说二宝出世,老大容易出现心理问题。不过,曦曦没这个问题,她喜欢弟弟,恨不得把所有玩具都给他玩,恨不得天天搂着他睡觉。

回过头看,结局很圆满,不过过程却有些波折。

在产科手术室外等待的时候,我甚至有那么一点点后悔。老实说,梅子并不是那么强烈地想要二胎,是我执意要求的,但是最终承担风险的却是她。

所幸的是,一切有惊无险。

我是家中独子,童年的我常常感到很孤独,我非常希望有个兄弟姐妹。我很早就决定要两个孩子,因为我不想让我的孩子再去经历这种孤独。

网上有个段子说,一个孩子连个出主意的都没有,总是拿不定主意。如果是两个就可以商量了。

老大:把氧气管拔了吧?

老二:行,拔了吧?

梅子无法理解这种孤独感,因为她有个哥哥。所以,二胎这事是我强烈的个人愿意,梅子是在帮我实现。

两次的生产经历颇有些相似,我们做的准备不可谓不充分,但是最终都发生了意外。第一次,她为了顺产坚持锻炼,但不知何故身体浮肿,加上曦曦耐性极好,过了 40 周还不发作,最后梅子浮肿严重,生产时宫口打不开,顺产未遂转剖宫产,遭了两重罪。这一次,一切都顺利,身体没有浮肿,各项指标正常,却突然早产,让我们措手不及。

5 月 14 日是一个星期日,那天我们原本没有计划。我准备像往常一样,去办公室加班。吃过早饭,曦曦突然说想去动物园玩。于是,我们临时决定去动物园。我们约了曦曦的同学一起,两家人在动物园逛了一整天。根据手环记录,我那天走了 15000 多步,约 10 多公里。梅子步幅比我小,肯定步数更多。只是我们都没太当回事,因为我们平时的运动量一直都比较大。一个多月前,我们就来过一次动物园,那次玩得更久,走得更远。

第二天早晨梅子就见红了。她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正在上班,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。我记得上次她见红之后,又折腾了一个星期,曦曦才出生。所以,我忙碌了一整天,晚上还跑去中央美院听老唐的报告。没等到报告结束,梅子就发来消息说,宫缩频繁,怕是快生了。

我匆忙赶回家。简单了解情况之后,做了一个不知者无畏的决定——先度过今晚,明天再去医院检查。就这样,我们又在家耽误了一个晚上。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,因为后来医生说,梅子随时可能大出血。若是运气差一点,当天晚上就发生大出血,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

5 月 16 日早晨,我们慢慢悠悠的就去了医院,还带上了曦曦(因为感冒没上幼儿园)。我们没做任何准备,因为根本没想过当天会生产。检查结果出来,医生安排梅子去产科住院,我这时才意识到事情可能很严重。

医生告诉我,一胎剖腹产的刀口很薄,可能会发生大出血。现在有两个选择,让我立刻做决定。要么立刻剖宫产,大人基本无风险,早产儿或许会有一些后遗症;要么再等等,说不定可以撑到孩子足月,但是大人要面临大出血风险。

我稍微权衡了一下,决定立刻剖宫产。直觉上,我不想让梅子冒险。我直接把决定告诉了梅子,很坚决,没有跟她商量。她问为什么,我没敢说太多,只说再等有风险。我担心她不理智,若是让她决定,她没准会选择等。

我们上午 10 点进医院检查,下午 1 点半梅子就进了手术室。期间我让我妈过来帮忙,顺便带下曦曦,而我有很多跑腿的事情要办,就顾不上她们了。

很快,护士就把孩子从产科手术室抱出来了。小家伙脸色发紫,一动不动睡着了。我担心的问了一句:哭了吗?护士说:哭了,现在送他去儿科,需要住院进保温箱,你跟我来。

我脑袋一片空白,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是跟着护士。护士突然停下来对我说:是个男孩,5斤4两。我这才意识到,我忘了问这些“重要”的问题,于是我冲护士微笑了一下。

护士说:高兴吧?

我说:是的,我们老大是女儿。

其实这是客套话,我并不是很关心性别,健康就好。

就这样,儿子刚出生就进了保温箱,儿科医生跟我说了一大堆早产儿风险,让我签了好几份文件,大概意思就是医院要免责。我表面上很认真,其实根本没在听,也没心思听。站在医院的立场,让我签这些免责文件是可以理解的。我迅速办完孩子的入院手续,然后继续去产科手术室外等梅子出来,再次见到儿子已经是 8 天以后的事了。

等梅子从手术室出来,看到她情绪不错,我长出一口气。她勤于锻炼,身体状况不错,应该很快就能恢复。事实也确实如此,3 天后她就出院了。

把梅子安置好住院之后,我妈留在了医院继续照顾她,我带着曦曦回家取东西,吃晚饭,超市购物,然后再去医院探视梅子。就这样曦曦也跟着我一直折腾,晚上 9 点多才回家。

我以为她累了会闹情绪,结果她没有,只是隔一会儿就会问我,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弟弟呀?她真的很期待,前段时间老问大肚子的梅子,弟弟(或)妹妹什么时候能出来呀?

曦曦从没有离开过梅子,每天晚上都跟梅子睡。但是接下来的几天,梅子要住院,必须由我带她睡。我原以为她会不适应,结果她反常的乖,甚至比平时还乖,自己刷牙自己上床睡觉,而且很快就能入睡。

第二天起床,她的表现依然很好,平时还赖床,这天居然没有。尽管她感冒并没有完全康复,我还是不得不送她上幼儿园,我得上班,家里实在没人照顾她。晚上我接她回家,带她吃饭,给她洗澡讲故事,直到睡觉,她依然反常的乖。

这天睡觉前,我正要去关灯。她突然毫无征兆地哭了起来,趴在床上,抱着被子,小声抽泣着。

我问她:是不是想妈妈了?

她说:我想妈妈。

我安慰道:妈妈过两天就回来。

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,她哭着哭着就睡着了。她就哭了这一次,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当时的感觉。仿佛你的孩子突然间就长大了,心理强大到让你都感到惊讶。你理应为她的成长感到高兴,但实际上你却感到心疼。

梅子很快就出院了,恢复得不错。于是,全家人都开始担心刚出生就住院的儿子,他患了肺炎。梅子很自责,后悔那天去动物园,后悔这么早就剖宫产。我只能宽慰她,所有过去的决定都过去了,哪怕证明是错误的,现在也只能接受,关键在于做好后面的事情。梅子每天坚持用吸奶器取母乳,冷冻起来,送到医院交给护士,好让孩子能喝上初乳。

5月24日,儿子的肺炎基本治愈,虽然还需要吃几天消炎药,但可以出院了。他住院的这 8 天,想了解情况只能打电话给医院咨询,所谓的探视其实是看闭路电视。因为根本见不到他,所以我们没办法不担心。直到出院那天,大家紧绷着的神经才渐渐放松下来。

曦曦很喜欢他,见到他的那一刻,就立刻把自己心爱的玩具都摆在他身边,围成一个圈,说是送给他了。还给他取了名字叫乔治(跟小猪佩奇的弟弟同名),于是这孩子就有了小名和英文名。

回顾整件事,我并没有帮上什么忙。恰巧这段时间工作上忙得焦头烂额,日程排得很紧,周末也都在加班。感谢梅子和我们双方的妈妈,不仅仅是付出,也包括对我的容忍和理解。

有一天清晨,我看到了下面这一幕,顺手把它拍了下来。

sister-and-brother

乔治太小,我们不让曦曦跟他睡。那天曦曦早早爬起来,非要在弟弟身边睡个回笼觉。

我突然间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,我对梅子说:

我觉得整天忙忙碌碌追求的很多事情,忽然变得不那么重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