折腾不止
Logo
折腾不止

不要反驳

在面对不同意见时,或被质疑时,我们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去反驳,这是人类的天性。

反驳是一种心理上的自我防御机制。很多育儿书籍都强调这一条——不要主动给予孩子意见,例如:孩子玩积木或者拼图游戏时,没有掌握方法,从而无法完成目标。我们通常会替孩子着急,迫不及待的想给她一些意见,甚至想直接告诉她正确的方法。但是,这种做法不可取,因为给意见是一种“贬低”行为,它传达了这样的信息:我不相信你能自己找到解决方案。长此以往,孩子将变得越来越不自信。正确的做法是让孩子自己通过不断试错找到解决方案,如果孩子不主动要求,父母就不应该提供帮助。

我们人类天生就不喜欢别人的意见,唠唠叨叨,指手画脚,通常被用来形容他人的意见。面对意见,我们常常急于反驳,只不过是为了在心理上保护自己。但是,这种面对意见的态度,对我们的成长非常不利。俗话说,

兼听则明,偏听则暗。

兼听就是指多方面听取不同意见。但是兼听很难,因为我们面对不同意见时,天然喜欢反驳。反驳的恶果就是不同意见会逐渐从我们面前消失,我们周围的声音将变得越来越单一。

所幸的是,我们可以克服自己的天性,让自己习惯于倾听不同意见。而科研工作者可能是世界上最能够容忍质疑的群体,因为科学研究每天都要遭遇不同意见。

论文审稿

学术论文投稿之后,通常会收到审稿人的意见,当然也包括质疑。处理好这件事情,可以帮助我们学习如何面对不同意见,我也从中受益匪浅。

我曾经是个自我防御很强的人,每当遇到不同意见,我总会有些不舒服,并且常常抑制不住反驳的冲动。读研究生时,第一次面对审稿意见,我迅速进行了反驳。面对一些很好的意见,我拒绝承认原稿写得不好,或者去解释原稿写得不好的原因。而面对一些不好的意见,我便兴高采烈地进行批驳,言辞犀利。

幸好当时有导师把关,他教会我如何处理不同的意见。好的意见,我们直接承认,并且根据它修改文章,不要为自己找任何理由,因为没有意义。不好的意见,我们要坚持自己,但也要阐明依据,不要对他人的错误意见进行批判,同样因为没有意义。

也就是说,无论面对好的意见,还是不好的意见,我们都认真思考,优先在自己身上找原因,并相应地修改文章。即使评审人问了错误的问题,其根本原因也可能是,我们自己没有在文章中把这个问题阐述清楚,所以这些地方同样需要修改。

这里面包含一个很重要的原则:

始终关注如何让文章变得更好,其它事情都是次要的。

坚持这个原则,我们需要做到如下三个方面:

  • **感恩。**对任何意见,哪怕是错误的意见,都发自内心地给予感谢,感谢他人在我们的文章上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。
  • **关注正面。**批判别人的错误,我们并不能获得任何好处。或许你认为证明别人的意见不好,和证明自己的意见更好,是一码事,其实不然。如果我们关注正面——如何改进文章,那么我们就有希望找到第三种方案,它可能优于前两种意见。相反,如果我们仅关注如何批判对方,那么我们就失去了探索第三种方案的可能性。
  • **在自己身上找原因。**别人问了错误的问题,原因很可能在于我们自己,比如:相关背景交代得不够,论证逻辑不够清晰,文字表达存在歧义,等等。如果是这些原因,我们除了对意见进行回应,也需要对文章进行修改。

总之,无论面对什么样的意见,我们总是能从中进行学习,我们也总是能找到办法优化自己的文章。我遇到过这样的作者,我幸苦审稿,提出意见,他逐条反驳,却基本不修改论文。最近,我带学生写文章,他也是如此,逐条反驳审稿人的意见,却不去思考如何改进自己的文章。看起来喜欢反驳并非个例,它真的是人类的天性。但是,如果白纸黑字出版的论文没有改观,把反驳做得精彩绝伦又有何意义呢?

报告答辩

论文审稿不是与审稿人面对面进行的,我们冲动之后,也总是有机会坐下来冷静反思。但是报告答辩则不然,答辩者与提问者面对面,于是很容易发生正面冲突。

站在台上,我们的自我防御会变得比平时更强。如果是审稿意见,我们承认个错误本没什么大不了的。但是,面对众多听众,承认错误对我们而言就变成了难题。

这直接导致很多人,尤其是学生,害怕作报告。即使作了报告,也害怕有人提问题。在这种紧张情绪下,我们通常难以控制自己,会下意识地反驳所面对的提问。但是,我们可能没有意识到:

每个问题都是一次机会,要好好把握。

所有报告或者答辩都有目的。学术报告是传播自己的科学发现和学术思想,博士答辩是证明自己具备了博士的科研能力,职称答辩是证明自己能够胜任职称岗位。如果报告规定了时间,比如 15 分钟,那么我们就只能使用这 15 分钟去实现自己的目的。但是,如果报告之后有人提问,那么每增加一个问题,就相当于我们拥有了额外的时间,去把自己想要传达的内容讲得更清晰。

面对问题时,心态很重要,尤其是在答辩的时候。有的答辩人会怀疑提问者的动机,认为他们故意刁难自己。但是,无论提问者是否真的存在某种动机,问题本身是没有动机的。即使是有意刁难我们的问题,我们也完全可能把它变成加分砝码。所以,我们应当始终保持开放心态,欢迎任何问题,并且只关注问题本身,而不考虑其它。

感恩、关注正面和在自己身上找原因,同样可以应用于报告答辩。有时候,我们自认为在报告中阐述清楚的问题,却仍然有人不明白,不仅提问,而且提出反对意见。面对这些问题,我们常常不假思索地进行反驳,但其实没有必要。因为这是正常现象,它很可能是认知偏差造成的,演讲者自认为讲得很清楚,而听众却压根没听明白。所以,正确的处理方式是,直接承认自己没有讲清楚(即便自我感觉良好):“这个问题我刚才可能没讲清楚,我再详细讲一遍……”

我们需要始终牢记自己的目标,传播学术思想或证明科研能力,而反驳他人对实现上述目标毫无意义。

为人处世

不反驳也适用于为人处世,换句话说,我们需要认真考虑任何人给出的任何意见,不仅仅是学术意见。好的意见,我们要根据它修正自己的行为。即使是不好的意见,也可以启发我们思考,为什么他人会提出这种意见。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。

感恩、关注正面和在自己身上找原因,同样也能够应用于为人处世。但是,听取别人的意见,并不意味着所有决策都要按照别人的意见办。这里面有另外一个原则:

听取多数人的意见,与少数人商量,自己做决定。

自己做决定意味着自己的事情自己负责,而之所以要听取多数人的意见,是因为我们希望做决定的时候,能够拥有更多的选择。如果每次面对不同意见,我们都去反驳,那么长此以往,多数人就不会再给我们提意见了。

事实上,要想得到他人的意见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如今,我们每个人都很忙碌,除去工作和陪伴家人,几乎没有闲暇时间。自己的事情都操心不过来,哪还会有时间操心别人?在这种状况下,每一条意见都显得弥足珍贵,都值得尊重。

总结

反驳是一种自我防御机制。无论是做学问,还是做人,在听到不同意见时,我们或多或少会感觉不舒服,会不由自主的反驳。但是,为了快速成长,我们需要多方面听取不同意见,而这要求我们不反驳异见。不反驳需要始终关注自身成长,同时要求做到三件事:感恩、关注正面和在自己身上找原因。


即使真的觉得对方错了,我们也不能反驳吗?

**不能。**比如:如果我们认为对方逻辑错了,我们就应该去寻找正确的逻辑,然后说:“我有另外一个逻辑,跟你这个矛盾……你看看我是否错了?”如果我们认为对方提出的方案不好,我们就应该寻找好的方案,然后说:“我有一个方案……供你参考。”

如果我们找不到正确的逻辑,或者提不出更好的方案,那么我们就应该闭嘴,因为证明别人错误毫无意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