折腾不止
Logo
折腾不止

未来科学教育

几年前,我曾考虑过利用业余时间做些科普和科教,但一直没有付诸行动。我一直认为,每个热爱科研的人都应该热心科普和科教,毕竟谁不想把自己喜爱的事情分享给别人呢?只是受限于种种现实原因,我始终没有去尝试。

最近,我开始重新考虑科普和科教。一方面,无论是政府还是普通大众,都越来越关注科普和科教。另一方面,最近我机缘巧合结实了多位热心于科普和科教的科研工作者。

本文是我关于未来科普和科教的几点思考。

需求将越来越大

近年来,我国科普事业保持持续增长态势,根据《科技部发布2014年度全国科普统计数据》:

全国科普人员数量稳定增加。2014 年全国共有科普人员 201.23 万人,比 2013 年增加 1.72% ,全国每万人口拥有科普人员 14.71 人;科普经费投入明显增长,来源渠道仍以政府为主。2014 年全社会科普经费筹集额 150.03 亿元,比 2013 年增长 13.49% ;科普场馆建设继续加强。截至 2014 年底,全国共有科技馆 409 个,科学技术博物馆 724 个,分别比 2013 年增加了 29 个和 46 个。

这是经济富裕之后的必然结果。在温饱没有解决的时候,首先要考虑解决温饱问题。小时候,家里穷,家人对我的要求是考上大学,因为那时候大学包分配,意味着稳定的饭碗。现在,生活水平提高了,温饱自然不是问题,我们开始要求更多的精神食粮。

与此同时,人们对教育的认识也在不断提高。我们这代人现在基本上都为人父母了,同龄人教育理念也基本相同,我们不把希望寄托于应试教育。我们对应试教育的根源心知肚明——国家教育资源有限,只能通过考试这种形式来维系某种“公平”,保持社会稳定。因此,应试教育体系短期难以改变,而且我们的孩子仍然得利用它登上更高的平台。孩子的成长不能等待,如果无法改变教育体系,就只能改变自己。我们必须利用课外时间弥补应试教育的不足,培养孩子的素质和能力,而科普教育是最重要的内容之一。

目的不再是传授知识

目前,我国科学教育还停留在传授知识,即把科学知识通俗地传授给学生。我个人认为,未来科学教育不可能还是简单的传授知识。因为互联网时代,知识获取太容易,搜索引擎能找到你想要的几乎所有知识。智能手机不离手,遇到的大部分问题,我们都能在上网寻找答案。这意味着,只要我们掌握了搜索这项技能,我们就相当于掌握了海量知识,二者几乎没区别。因此,未来科学教育将主要着眼于能力培养,即解决问题的能力。

未来的科学教育不仅要激发兴趣,而且在激发兴趣以后,进行更好阶段的教育。兴趣就像火种,点燃之后也很容易熄灭。过去,由于对科普感兴趣的受众较少,科普的主要目的是大面积撒网,培养大众的科学兴趣。但是未来,对科学感兴趣的民众会越来越多,就需要科教,其核心问题将不再是如何培养兴趣,而是如何让感兴趣的人继续提高,成为高级别科学爱好者。

虽然知识是能力的载体,但是有些知识是死知识,价值并不大。如:地球年龄和大小,等等。人们知道或不知道,并没有太大的区别。但是,能力则不同,通过聚焦某个小科学问题,充分调研,提出解决方案并参与实施,无论最终结果如何,都可以大大提升能力。而这种解决问题的能力,是终身受用的。

内容、形式和从业者要求

未来科学教育的内容需要细分。当需求增加时,市场必然会产生细分,即根据不同的受众和需求,应当设计不同的科学课程。初级阶段的受众喜欢通俗的内容,高阶的受众则应当设计实践课程,提高参与感,并锻炼能力。

未来科学教育的形式会变得多样化。目前科学教育的形式非常单一,多数是线下的科学讲座课,而实践活动几乎没有。所谓实践就是,让参与者进行观测或实验,自己解决实际科学问题。在市场小的时候,组织实践活动不值得。但是,当市场足够大的时候,实践活动必不可少,因为这才切合科学教育的目的——培养能力。

根据内容和形式,从业者必然大量需要一线科研工作者,同时需要教育专家和传播运营专家的指导和配合。这是因为科研、教育和传播都是非常专业化的领域,都有自己的专业技能。没有教育和传播专家的帮助,仅凭科研工作者很难设计出生动趣味的课程。而一线科研工作者则要负责保证内容的正确性和前沿性,这是科学教育的最基本要求,也是教育和传播专家不容易做到的。

现状与应对

目前,我国科研和教育专家基本处于隔离状态,搞科研基本不做科教,做科教不了解科研最新进展。科研工作者缺席科教的主要原因是:

  1. 缺乏激励机制。现行体制并不鼓励科研人员进行科教,科教不算入科研人员的绩效。因此,无论民众如何期待,但是就是没有多少人去做。对于科研工作者而言,如果因为科教,而影响职称晋升,项目申请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  2. 背负舆论压力。科研也是圈子,项目和职称都是同行评审,因此口碑非常重要。很多科研工作者害怕参与科教,因为担心在他人心中留下不务正业的印象。

这两个问题阻碍了科研工作者做科学教育,如果得不到解决,科研工作者将继续缺席未来的科教工作。现阶段,它们都出现了一些转机。

  1. 激励或许要靠市场化。短期内,国家改变科研工作者考核机制的可能性不大,这是因为科教工作很难有量化指标,也不容易被监督。大学教师上课尚且没有绩效,更不要说科研工作者开展科学教育了。另一方面,由于科教的市场越来越庞大,极有可能出现创新商业模式,从而在经济和声誉两个方面来激励一线科研工作者参与科学教育。
  2. 舆论或许要靠普通民众。让科研圈自己改变根深蒂固的看法,几乎不可能。我个人认为最终可能会像专车那样,由下而上发生改变。尽管政府和出租车公司将其定义为黑车,但是它得到了普通民众支持,最终改变了专车司机的舆论环境。同样的,在普通民众的支持下,优秀的科学教育者也会逐步获得科研圈的认可。

结语

预测未来不设置时间期限属于耍流氓,我个人预测,未来 5 年将是我国科学教育的转型期,我们或许正站在风口上。科普和科教的需求将越来越大;目的将从传授知识转变为能力培养;内容进一步细分,形式多样化;一线科研工作者参与,教育和传播专家指导和配合。市场化激励科研工作者,普通民众将改变社会舆论导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