折腾不止
Logo
折腾不止

我的第六次马拉松

2016 年北京马拉松完赛奖牌,颜值颇高。

Beijing-marathon-medals

拿到它的那一刻,我被它的颜值惊到了。此前,我已经攒了 5 块马拉松完赛奖牌,但是我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奖牌。若是对比 2012 年、 2013 年和 2014 年的北马奖牌,这款奖牌简直称得上精美绝伦。

不过,它也仅仅只能稍微缓和下我的负面情绪。耗时 5 小时 40 分 57 秒,我通过了终点。我并不高兴,不是因为成绩不佳,而是因为过程痛苦。事实上,整个后半程比赛,我都很懊恼。我不停地质疑着自己为什么要参加这次比赛,我明知自己的训练量严重不足,我明明知道自己完赛必然受罪,甚至可能受伤。是为了年初的目标吗?就算不能实现又何妨呢?

在 36 公里处,我看到赛道边挂着这样标语:

自己报的马,含泪也要跑完。

这或许是句玩笑话,但它却跟我产生了共鸣,这正是我坚持到完赛的全部理由。

马拉松赛是一罐浓浓的鸡汤。只要入场参赛,就鲜有人会放弃。环境的力量超乎你我的想象,置身于所有人都不轻言放弃的环境,我们也会变得比平时更坚韧。起跑不久,我遇见一位 81 岁的老爷爷,身体健硕,步伐坚定。想到他都在坚持跑,我怎么好意思随意放弃呢?

人们喜欢歌颂这种永不放弃的精神,但在马拉松赛场上,它并非总是好事。很多马拉松事故的根本原因,正是当事人自不量力,坚持不放弃。于是,马拉松赛场上也能看到另一种标语:

放弃也是一种勇气。

如果不亲自尝试一次,我们确实很难想像这种状况。放弃难道不是最简单的事情么?放弃也需要什么勇气吗?确实如此!至少我就没有勇气中途弃赛。

比赛中我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疼痛。我的左腿膝盖很快就旧伤复发,疼痛难忍,我尝试着各种跑步姿势,只为了减轻痛感。每经过一个医疗站点,我就要求自愿者拿着气雾剂对着我的膝盖狂喷。我甚至一度怀疑,如果再坚持跑下去,我的膝盖就废了。最痛苦的是,我一直处于被关门的边缘,完全得不到喘息的机会。我真的不想再跑了,但我依旧跑了下去。

我非常懊恼,因为**所有这些痛苦的根源都来自于我自己——近乎荒废的跑步训练。**膝盖旧伤复发是因为肌肉力量训练不够,处于被关门的边缘是因为我的跑量不够,配速太慢。整个上半年,我完全没有训练,体重飙升,眼看就要突破 150 斤。下半年,我的确制定了训练计划,但并没有按照计划执行。前 9 个月,我的跑量总和大约只有 200 公里。最近 3 周,我把训练完全停掉了。为什么呢?因为当时我完成了一次半程训练,我已经很确定自己可以完成这次北京马拉松——这意味着我不需要再训练了。

这是完全的结果导向。

只要能够完赛,只要能够实现既定目标,我便可以不再努力。结果也确实如我所愿,我刚刚好完成了比赛。除去过程的痛苦,我没有多花一分力气。膝盖的伤也没有我预想的严重,两天后就没有了痛感,估计很快就会康复。依靠着丰富的经验,我获得了圆满的结果,一切都恰到好处。

可是,完成马拉松比赛又如何呢?

在 25 公里处,妻子带着丫头来给我加油。已经一拐一瘸的我,强忍着剧痛,装作没事的样子,跑到她们身边,我害怕她们担心我。刚打完招呼,剥开一个香蕉,就听见一个老奶奶对着我喊:“小伙子,快点,快关门了。”我甚至没来得及抱抱丫头,就不得不匆匆跟她们告别,并再次忍着剧痛跑步离开。

回想从前,我可以从容地吃东西、聊天和拍照,享受比赛的过程,把马拉松当作一个节日。而现在,我连停下来陪丫头玩玩的时间都没有。那时,我的情绪极其低落,忍受着膝盖的疼痛,背负着被关门的压力,我幡然醒悟——我背离了跑步的初衷

最初,在我还没有参加马拉松赛时,跑步本身就是我的乐趣。在刚参加马拉松赛时,马拉松本身就是我的节日。我单纯地享受着奔跑的快乐。而现在,一切都变了,我只是在追求一个完赛的结果。理应美好的参赛体验,变得异常痛苦。

想着 11 月初我还计划去参加杭州马拉松,从而完成今年两个马拉松的目标。以现在的身体状况,我有理由相信自己依然可以完赛。如果我这样做,我便能够完成年初制订的所有目标,多么完美啊。

但是,我决定放弃。

我不是要放弃跑步,而是在没有重新燃起跑步热情之前,不想再参加任何马拉松比赛。我宁愿自己享受跑步的过程,也不希望自己仅仅是为了完成某个比赛目标,制订和执行计划。如果跑步不能带给我乐趣,跑再多的马拉松又有何意义呢?

我不能完成今年的目标了,那就留点遗憾吧。

马拉松,后会有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