折腾不止
Logo
折腾不止

我的第三次马拉松

2014 年 10 月 19 日 6:00,我准点走出家门。天刚蒙蒙亮,尚看不见雾霾,但是鼻子明显能闻到那雾霾所特有的尘土气息。天气预报是对的,今天是重度雾霾,当我 7:00 左右从前门地铁站出来的时候,更加确定了这一点。此时, PM2.5 指数已经超过了 300 。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在雾霾天参加马拉松比赛, 2012 年 11 月 25 日,我的第一次马拉松,那天 PM2.5 指数也超过了 300 ,那天我以 5 小时 18 分的成绩完赛。

不过今时不同往日,未痊愈的膝伤犹如定时炸弹,随时可能在今天的比赛中爆发,而重度雾霾则给我本已忐忑的心情又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重度雾霾天,未痊愈的膝伤,我有足够的理由弃赛,但是,我没有。参赛是深思熟虑的结果,因为膝伤和雾霾是可以预料的。膝伤已经持续了 8 个多月,而今天是重度雾霾,早在 3 天前就预报了。如果要弃赛,我今天压根就不会来。罗永浩说:

我不在乎输赢,我只是认真。

是的,我也不在乎输赢,我只是热爱,不想留下遗憾。

比赛起点天安门广场依旧是人山人海,水泄不通。环顾四周,其他选手热情不减,脸上洋溢着自信满满的神情。但是,这些乐观的情绪没能感染我,我很平静。我知道,“定时炸弹”随时可能爆炸,毁掉我的一切努力。但是,我能够站在这里,结果就已经不重要了。俗话说:

当你决定出发时,最大的困难已经不存在了。

膝盖受伤

那天是2月9日,农历正月初十。光明乐跑协会在奥体森林公园组织了春节后的第一次训练,我清楚的记得那天寒风刺骨,森林公园的雪还没有融化。第一次参加集体跑步活动,缺乏经验的我,提前半个小时就到达了活动现场。我早该想到,这种集体活动根本不可能准时。我在寒风中挨了很久的冻,以至于后来做热身操的时候,身体始终热不起来。当天原计划是训练20 km,结果跑到7-8 km的时候,左脚膝盖突然剧烈疼痛。但是,我没有停下来,有几个方面的原因,首先,很多人一起训练,我不好意思停下来;其次,由于气温很低,停下来我担心会感冒;最后,我跑步4年来,从未受过伤,并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只想着咬牙跑完10 km再说。结果,到10 km的时候,疼痛加剧,我不得不停下来。总之,我犯了很多错误,我为此付出了代价,这一伤就是8个多月。

刚开始,我挺乐观,因为一个星期之后,膝盖就不疼了,走路也很正常。因此,我想象着休息 3-5 个月,应当可以痊愈。1 个月后,我尝试着跑了一次,刚跑到 1 km 多,膝盖就疼痛难忍。3 个月后,我又尝试着跑了一次,那一次也只跑了 2 km 多。直到7月初,我也只能勉强完成 4 km,此时离今年的北京马拉松只剩下 3 个月的时间。

赛前训练

从 7 月 7 日至 10 月 12 日,我一共训练 30 次,总距离约 200 km。周二和周四下午,我会在研究所对面的元大都公园跑 1 圈,大约是 4 km;周六或周日上午,我会在奥体森林公园进行一次长距离训练,距离取决于膝伤,一旦膝盖开始疼,我就停下来。

我的第一个目标是 10 km,在经历了 7 月 13 日和 7 月 19 日的失败后,终于在 7 月 26 日,完成了膝伤后的第一个 10 km ,当时那个激动啊,甚至不亚于去年的马拉松。第二个目标是 15 km ,直到一个月后的 8 月 23 日才完成。第三个目标是 21 km ,直到马拉松前两周的 10 月 5 日才完成。

3 个月的训练,我在大部分时间里都经历着失败,但是正是这些失败,不仅锻炼我的身体,而且增强了我的心理承受能力。

比赛过程

每一次马拉松都是一次独特的经历,这一次当然也不会例外。

去年站在这里的时候,我根本不担心自己是否能够完赛,而是盘算着如何才能取得个好成绩。记得去年冲过终点的时候,我曾暗下决心,明年争取跑到 4 小时以内。当时怎么也不会想到,今天站在这里的我,却在担心是否能够完赛。

虽然输赢不重要,我依然认真的制订着计划。我相信自己有机会完赛,因为 2 周前,我完成了一次半程马拉松训练。一般情况下,如果能跑完前半程,那么快步走完后半程即可,总时间不会超过 6 小时。这就是我的计划,跑完前半程,走完后半程。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是膝盖能否支撑我走完后半程,因为跑完前半程是验证过的,而走完后半程是未经验证的,在任何时候膝伤复发,都意味着功亏一篑。

也许是我的准备很充分,比赛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,几乎与我的计划完全吻合。父母和爱人想带着女儿到现场看我比赛,我告诉他们,我将在 10:40 左右经过知春路和学院路交叉口,结果我准时到达那里,与他们碰头,只是 1 岁半的女儿并不知道她的父亲在做什么。田恒次在地质大学做实验,也想到现场看我比赛,我告诉他,我将在 11:00 左右路过地大,结果我也很准时。

在 40 km 处,左腿膝盖终于发作了。但是,已经无法影响大局,因为我拥有 40 多分钟的时间去完成最后 2 km ,哪怕瘸了,单脚跳都能跳到终点吧。实际情况也并不严重,不太影响走路,我只是稍微放慢了步速,顺利走到了终点。但是,影响爬楼,后来回家,是父亲把我扶上楼的,这是后话。

我的完赛成绩是 5 小时 39 分 53 秒,我对此很满意。虽然是第三次完赛,虽然成绩比去年慢了整整 1 个小时,但是,到达终点时我依然无比激动。

赛后总结

完赛后也并不轻松,因为还不能确定膝伤是否加重。10 月 22 日,比赛后第三天,我进行了赛后第一次恢复性训练,在元大都公园跑了 4 km ,感觉非常好,身体状态也不错,说明膝伤至少没有加重,心中的石头才总算落地。

这次比赛之所以能够完赛,经验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如果第一次马拉松,我就遇到这种情况,很可能会因为不合理的训练计划,或者不合理的比赛策略,而导致最终退赛,或者再次受伤。此外,作为一名老马,外界已经难以对我构成影响,比赛中我一直严格的执行计划。记得第一次参赛时,总是不知不觉的跟着别人跑,一不小心就跑快了。

这次马拉松的艰难之处还在于我的日程恰好被排得特别满,赛前一天 18 日的晚上开会到 10 点钟,赛后两天( 20 日和 21 日)分别要作两个不同的学术报告( SIMS 和 CGU 会议)。总而言之,即便如此,我还是没舍得放弃这次比赛。

这一年来,虽然因为伤病,没有跑多少步,但是却认识了不少以枯燥的跑步为爱好的人。他们每年飞来飞去,就为了参加各种马拉松折磨自己。但是,他们中大多数人不仅不枯燥,而且相当的有趣和优秀。我知道旁人是无法理解的,但是,跑步这事儿,还真有些不试不知道的滋味。这滋味无法用言语表达,但是懂得这滋味的人显然越来越多,因为马拉松比赛的报名变得越来越困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