折腾不止
Logo
折腾不止

读《日暮》有感——论科学的普及

《日暮》是美国著名科幻小说家艾萨克·阿西莫夫的成名短篇小说,它发表于 1941 年,因其独特的构思而成为经典科幻小说的样板。1990 年,对这篇小说倾心已久的另一位美国科幻小说家罗伯特·西尔弗伯格获得阿西莫夫的许可,将其演绎成了长篇小说。

故事发生在一颗名为卡尔盖什的星球上。与地球只拥有一颗太阳不同,卡尔盖什拥有六颗太阳。因为总是有至少两颗以上的太阳悬挂当空,卡尔盖什的人们没有见过黑夜,因此压根不能忍受黑暗。但是人们不知道的是,每隔2049年,卡尔盖什会因为日食,迎来一次黑夜。与我们每天都要经历一次黑夜不同,卡尔盖什星的人们一旦陷入千年一遇的黑暗就会彻底陷入疯狂,丧心病狂地纵火将文明毁于一旦。尽管科学家们提前一年发现了日食的原因,预测了日食的时间,并警告人们提前做好准备,但是愚昧的人们却始终无动于衷。当黑夜降临时,科学家们除了要对抗愚昧还要对抗趁火打劫的宗教,冲突尖锐激烈、触目惊心。可悲的是掌握真理的科学家们以惨败收场,眼睁睁的看着世界滑入疯狂与混乱的深渊。黑夜过后,宗教势力利用人们对黑暗的恐惧心理掌控了世界,文明因此倒退回了上一次黑夜……

人类历史上,最著名的科学与宗教冲突大概要数日心说和地心说之争,意大利思想家布鲁诺即因此被活活烧死。 1576 年,年仅 28 岁的布鲁诺因支持日心说,被指控为异教徒,他不得不逃出修道院,长期漂流国外。尽管如此,布鲁诺仍然坚持写文章、到处作报告,始终不渝地宣传科学真理。他的举动引起了罗马宗教裁判所的恐惧和仇恨。 1592 年,罗马教徒将他诱骗回国,并逮捕了他。刽子手们用尽种种刑罚,残酷折磨布鲁诺 8 年,仍无法令他屈服,最终在 1600 年 2 月 17 日凌晨,罗马百合广场中央的火刑柱上将他活活烧死。

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,布鲁诺仍在高呼:

火,不能征服我,未来的世界会了解我,会知道我的价值。

《日暮》极端悲剧的结局和布鲁诺的就义,警示我们:**科学本身没有力量,科学只有普及开去,才能汇聚足够的力量战胜愚昧。**我们常说“科学是第一生产力”,“知识就是力量”。事实上,科学并不是生产力,知识也不是力量;科学只有被运用才能转变为生产力,知识只有被分享才能形成力量。

尽管科学是人类对自然规律的追求,它帮助人们了解客观世界及其运行规律,但是科学知识并不会自动被人们接受。首先,当科学与人们的感觉和经验冲突时,人们很可能会选择感觉和经验,而拒绝科学。如:日心说和地心说之争,完整的日心说由波兰天文学家哥白尼在1543年发表的《天体运行论》中提出,但直到半个多世纪以后才逐渐引起人们的关注。另外,现代科学研究越来越专业,难以自行传播。且不论普通大众接触不到科学文献,即使能接触到,大部分人也读不懂专业文献。这是因为现代科研论文主要以学术交流为目的,其写作方式旨在便于同行阅读,因而包含了大量的专业术语,对于没有专业背景的人来说,基本等于天书。因此,普及科学的活动是必要的、不容忽视的。

现阶段,我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不仅在体现在科研水平上,而且体现在科学的普及度上。尽管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,但是主要与我国落后的科研和教育体制有关。要改变现状,必须从来两个方面入手:

社会层面——科普

现代科研论文过于专业,非专业人士难以读懂。要让普通大众了解最新的科学知识,需要有专业人士将它们总结归纳,写成通俗易懂、趣味盎然的文章,即我们通常说的科普文章。科普是连接象牙塔和普通大众的桥梁,也是传播科学的主要途径。

科普本应由前沿的科研工作者来写,因为他们是世界上最了解某一专业领域的人。如果我们把通过科学方法获得或验证的称为科学知识,把尚未通过科学方法验证的称为科学问题,那么科学知识往往是科学界取得的共识,而科学问题则往往伴随着争议。如果不是前沿科研工作者,很难辨别出什么问题是共识,可以传播给大众;什么问题存在争议,无特殊情况不需要传播给大众。现阶段,谈到我国的科普,我能想到的是一个人(方舟子)和一个组织(科学松鼠会),真正的前沿科研工作者应当不多。方舟子虽然是生物学博士,但是并不是前沿的科研工作者;科学松鼠会中有多少是前沿科学家尚不得而知,但是我想应当不会太多。
我国的科研体制是造成前沿科学家不愿意写科普文章的主要原因。现行的科研制度只鼓励科学家写科研论文,工资奖金绩效的衡量标准是论文数,职称评定的衡量标准还是论文数,因此只需要写好科研论文就好,其它的一切都是“不务正业”。这一制度已经造成大量高校教授不愿意上课,因为在这个以写科研论文的能力论英雄的时代,去给学生上课显然是无能的表现。写科普文章甚至比教课还要“不务正业”,就更不会有科学家愿意干了。因此,这种科研制度不改革,别说科普了,将来我国大学的教育质量都是个严重的问题。

个人层面——素质

如果说社会层面的事我们无能为力,那么个人层面的事我们是可以控制的。即使在科普程度高的西方国家,也需要普通大众较高的个人素质才能有效的普及科学;那么在科普程度低的我国,就更需要提高个人素质了。个人作为科学转播的载体,其素质主要表现为两个方面:

**首先要有好奇心和求真欲。**没有好奇心和求真欲,即使满世界都是科普文章,你仍然会视而不见。举个例子,如果你听说冥想可以改善大脑结构,第一反应是什么?我的第一反应是荒谬。所谓好奇心和求真欲是指,无论第一感觉是荒谬还是毋庸置疑,都要问一问为什么。为什么我觉得冥想可以改善大脑结构这个说法荒谬?当我这样问自己时,发现我压根说不出为什么,因为我不了解这个话题。于是,我用谷歌(Google)搜索“冥想的好处”发现确实有文章谈冥想可以改善大脑结构,并提到这已被科学证实。我很意外,于是接着用谷歌学术(Google Scholar)搜索“meditation”,结果发现满屏幕都是证明冥想好处的科研论文,也包括冥想可以改善大脑结构的研究。我随便找一篇文章读了读,发现上世纪七十年代就有人开始研究冥想的好处,至今已经被很多实验证明,也就是我的第一感觉是错的。好奇心和求真欲是我们认知世界的源驱动力,也许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有好奇心,但是如果因懒惰或嫌麻烦而不去求证,我们又如何向自己证明,我们确实拥有好奇心呢?

**另一个方面是要培养逻辑思维能力。**如果说我们天生就拥有好奇心,那么逻辑思维能力则需要后天培养。遗憾的是,我国的教育从小学到大学都没有教授逻辑思维能力的,这是教育体制的缺陷,需要改革。但是既然已经接受了这样的教育,抱怨教育体制耽误了你,是于事无补的,不如花点时间自学逻辑思维。这里推荐一本书《Ask the Right Question》,当然重要的仍然是遇到问题多使用书中的方法进行思考。举个例子,如果听到中医是伪科学的说法,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?去网上搜索答案,是吗?这也是我的第一反应。然后,我发现一部分人说中医是伪科学,另一部分人说中医不是伪科学。我该相信谁呢?是谁的粉丝,就相信谁,对吗?当然不对。这个时候就需要思考,其实这个问题还是相对简单的,只需把它分解成几个小问题,一个个查证。首先弄清什么是科学,什么是科学的方法,然后了解中医用的是什么方法,最后再判断中医用的方法是不是科学的方法。是,中医就是科学;不是,中医就不是科学。在这个信息泛滥的时代,我们时常困扰于该相信什么样的外界信息。逻辑思维能力不仅可以帮助我们学习科学知识,而且可以指导我们过滤外界信息,既吸收他人思维中的闪光点,又不至于被他人牵着鼻子走,成为一个真正的独立思考者。

总而言之,科学不普及基本上等于没有科学。我国的科学普及度还较低,这里面有科研体制和教育制度的问题。但是既然我们已经落后了,我们更应当保持好奇心和求真欲,提高逻辑思考的能力。只有大家一起努力,提高个人素质,普及科学,才能把科学转变为生产力,将知识汇聚成力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