折腾不止
Logo
折腾不止

没什么事是必须做的

前几天,研究所举办了个学术会议,有几位大学同学来参会。我们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,所以计划找几个人小范围聚聚。结果事与愿违,因为参会的人很多,晚餐时间成了稀缺资源。如果都是小范围聚聚,有的人需要赶好几个场子,于是大家决定把几个饭局合并,变成了一个大饭局。

大饭局结束后,有位同事微信我:“没吃饱,回来感觉很失落。”

看到这条微信我有些惊讶,因为我的感觉恰好相反。饭局上,气氛很热烈,我也认识不少新朋友。其中有几位师兄久仰大名,一直没有机会认识,这次也算混个脸熟吧。

后来,我又与这位同事谈论此事,得知同事感觉失落的原因——大饭局人多喧嚣,与其期望不符。但是,大饭局原本就应该是这样的,其氛围肯定跟几个老朋友的小范围聚会不一样。

不喜欢大饭局是很正常的,问题的关键在于,我们要事前就做决定去或者不去。如果不喜欢,就不要去参加,去了多半也是浪费时间。

大家普通认为社交很重要,尤其是在中国这样一个人情社会。所以,对于各种的聚会,我们总是不方便拒绝,从而被迫参加。但是,如果我们不喜欢这种喧嚣的氛围,就很难融入进去。如果不能融入现场气氛,我们就难以全情投入,最终也会所得有限。于是,事后难免会觉得失落。

我们做事情无非两个目的:一、喜欢;二、有意义。但是,我们同样要时刻提醒自己,没有什么事是必须做的。即便是喜欢且有意义的事情,我们依然可以选择不做。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,都应该是我们主动选择去做的,而不是被动的“不得不”做的。

这也是《高效人士的七个习惯》中的第一个习惯:积极主动——个人愿景的原则,书中有个例子来说明这个原则。

曾经有一位学生这样向我请假:“请您准我的假,我必须随网球队到外地比赛。”

我问他:“你是自愿,还是不得不去?”

“我真的不得不去。”

“不去会有什么后果?”

“他们会把我从校队中开除。”

“你愿意出现这种结果吗?”

“不愿意。”

“换句话说,为了待在校队,你选择请假,可是缺课的后果又如何呢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仔细想一想,缺课的自然后果是什么?”

“您不会开除我吧?”

“那是人为的社会后果,而不能留在网球队,就不能打球,那是自然后果。缺课的自然后果是什么呢?”

“我想大概是失去了学习这堂课的机会。”

“不错,所以你必须权衡后再做选择。如果换成是我,我知道我也会选择网球巡回比赛,但千万不要说你是被迫这么做的。”

最后这个学生当然还是参加比赛,但却是出于自己的选择。

这是一个通用原则,对任何事情都一样。当我们发现某件事情“不得不”做的时候,就说明我们违背了积极主动的原则。这个时候尤其要警惕,因为事后我们很有可能会后悔。

每当遇到“不得不”,我们首先要问自己:“不做会有什么后果?”

这种大饭局,你不去会有什么后果呢?对他人而言,什么后果都没有,因为少你一个真不少。对自己而言,你损失了一次与老朋友叙旧的机会,或者损失了一次结交新朋友的机会。仅此而已!你看,不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重要的问题是,如果不去的话,你准备做什么呢?去办公室加班?或者陪陪家人?或者一个人静静地读书?于是,你就得权衡。总之,无论做什么,都是你主动选择的结果。

积极主动的做事情与被动的“不得不”做事情,差别主要体现在做事情的投入程度。比如,我主动参加聚会,而且事前我知道有很多人我不认识。所以,我会努力的去记住每个人的名字。别以为记名字很简单,其实非常困难。为了能记住对方的名字,我们通常需要让对方讲一些故事,比如他的籍贯、从事的研究方向、认识的人,等等。与此同时,为了让对方记住自己,我们也需要给对方讲些故事。全情投入,时间会过得非常快。反之,如果“不得不”参加聚会,那么你可能没有太多兴趣去了解他人,时间会变得非常难熬。

以前,我基本不参加聚会,我拒绝过很多聚会,因为我觉得这事没意义,我宁愿自己一个人待在办公室读书。但是后来,我很愿意参加学术圈聚会,陌生人越多,我越愿意参加。

转变的原因是我逐渐开始对他人感兴趣。以前,我认为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,通常对他人不太感兴趣。后来我发现这样不行,这种做法无异于闭门造车,导致自己的事情也做不好。可能每个人都有这种经历,有些问题,冥想苦思不得解,找个牛人聊聊,茅塞顿开。

因此,我也逐渐开始对优秀的研究者(无论什么领域)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比如,他在研究什么问题?这个问题为什么重要?他正在用什么方法解决问题?走了多少弯路?他的方法有我可以借鉴的地方吗?他正在与谁合作?等等。让对方用通俗的语言回答这些问题,比听他们的学术报告还管用。而问这些问题之前,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跟对方认识。在大饭局上,我们通常不会有时间把上述问题都问一遍。但是,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尽可能的多认识人,于是未来就有机会作更进一步交流。

总而言之,做事情之前,想清楚到底是喜欢做这件事,还是因为它本身有意义。只有这样,才能在做事情的时候,永远保持积极主动,全情投入。反之,如果一件事既不有趣,又没有太大意义,我们完全有理由拒绝它。事实上,拒绝通常也不会产生什么严重的后果。

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