折腾不止
Logo
折腾不止

阅读的方法

对我而言,阅读既是一种需求,也是一种追求。作为科研工作者,除了每天都要阅读文献之外,我还特别喜欢读闲书。阅读是我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它不仅帮助我增长见识、拓展思路、改进生活方式,而且让我的心态变得越来越沉静。为了让阅读的收益最大化,我很关注阅读的方法。

一、四个层次

如何只能推荐一本书,我通常会推荐这本——《如何阅读一本书》,它也是我给学生推荐的第一本书。这本书非常经典,绝对应该成为教科书,因为阅读是我们受用一生的技能。不夸张的说,从小学到高中,我上了那么多年的语文课,获得的阅读经验,还比不上从这一本书上学到的。

《如何阅读一本书》将阅读分为四个层次:

  • 第一个层次是基础阅读。这个层次的阅读旨在正确理解句子的含义。熟练这个层次的阅读,就摆脱了文盲的状态,至少已经开始认字了。
  • 第二个层次是检视阅读。在一定的时间之内,快速抓出一本书的重点,也可以被称为略读或预读。这个层次的阅读旨在快速抓住全书的重点。
  • 第三个层次是分析阅读。全盘完整的阅读,在无限的时间里,最好也最完整的咀嚼与消化一本书。
  • 第四个层次是主题阅读。针对一个主题,阅读一系列书籍,列举它们的相关之处,不仅能比较、归纳和总结书中的观点,而且甚至可以提出自己的新观点。

这四个层次对阅读文献也是有效的。比如:拿到一篇科研论文,我们首先进行检视阅读,快速浏览摘要、简介、结论、图表、讨论部分的小标题,掌握文章的主要脉络。如果感兴趣,我们才会进一步分析阅读,仔细推敲文章的逻辑,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、假设、证据和论据。而主题阅读本质上相当于文献调研,针对某个特定的科学问题,系统的查阅文献,总结归纳前人对这一问题的认识,并且常常能够形成自己的看法。

只要是阅读,必然在上述四个层次中,虽然我们通常不一定能意识到。

二、具体方法

在四个层次的阅读中,分析阅读是重点需要掌握的,但是其具体的实现方法,每个人可能又不尽相同,甚至差异很大。下面仅列举三种我认为比较有特点的方法,也欢迎大家在下面留言补充其它有趣的方法。

强力研读

万维钢在《万万没想到》中提出的一种阅读方法,叫做强力研读(Deep Reading)

之所以称为强力研读,是因为它追求阅读的深度和效率,力图能在一本书中挖掘到最大限度的收获。

强力研读的特点是,不好玩、用时少、不追求快。它的核心是读书笔记,也就是说把一本新书完全的拆成自己的笔记,然后书就可以扔掉了。具体步骤如下:

  • 一本书要读两遍,而且只读两遍;
  • 第一遍正常通读,只要放松地欣赏作者的精妙思想和有趣故事即可。
  • 第二遍写下读书笔记。这时候就不要每个字都读了,书中作为例子的故事大可跳过,要专注于思想脉络。读一章,记一章笔记,直至读完。

什么是好的读书笔记呢?

好的笔记要达到可以取代原著的程度。

强力研读要求读书笔记必须包括四方面的内容:

  • **清晰地表现每一章的逻辑脉络。**每一章的开头,用自己的话写下这一章作者到底想说什么,各章穿起来就形成了系统——不过这种内容提要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逻辑脉络,用自己的话写下逻辑脉络。
  • **带走书中所有的亮点。**如果一个小故事实在很好,我们也得把它留下来。好的读书笔记是不均匀分布的,好的故事就是亮点,它有两方面作用:
    • 将来写文章的时候可以用;
    • 将来它们会以各种出其不意的方式出现在我们的大脑中,因为段子的生命力比原来的文章更长。
  • **有大量自己的看法和心得。**在记笔记的时候要写下对此书的评论,好像跟作者对话一样。把评论全部放在【】中,这样将来翻阅的时候哪些是书里的,哪些是自己的一目了然。
  • 发现这本书和以前读过的其他书或者文章的联系。

总之,强力研读要求极其详尽的笔记,达到可以取代原著的程度。

不写笔记

与万维钢的强力研读截然相反,李笑来在《什么是更好的知识》里,声称自己读书不写笔记

我已经有很长的时间读书不写笔记了。为什么?因为有更大的硬盘了,有无限大的云存储了,更为关键的是 MacOS 有系统级内嵌的全文检索功能。于是,我尽量只买电子书,然后转换成 epub 格式存在硬盘里。读书的时候专心读,有用的地方刻意记住几个关键字,将来用得到的时候,全文检索一下,就可以轻松找到出处 —— 当然也有偶尔死活想不起来关键字要隔上好几天才想起来的情况…… 随着时间的推移,写上一两句批注的需求越来越少,**若是真有启发,干脆写篇完整的文章算了。**也就是说,把大量用来“牢记”的时间,直接输入到“践行”之中,好像更为牢靠,更为划算。

表面上看,这种阅读方法很简单,其实它非常有难度。这种方法的关键点在于写作(干脆写篇完整的文章算了),而写成独立可以分享的文章显然比记笔记要困难得多。

拆书帮便签读书法

这是赵周在《这样读书就够了》中提出的一种读书方法,拆书帮便签读书法介于上述两种极端读书法之间,它只在遇到重要知识点时才做笔记。每个知识点都要求按照如下顺序做三类笔记,分别记录在三张便签上:

  • 用自己的语言重述知识;
  • 描述自己的相关经验;
  • 以后我怎么应用。

这种读书方法首先通过复述的方式理解知识点,然后将该知识点与自己的经验建立起联系,最后转化为应用。很明显,这种阅读方法非常重视学以致用,因为所有重要的知识点最终都必须落实到应用上。

三、如何选择?

针对上述三种阅读方法,我都进行过一些尝试,最终也都没有坚持下来。主要原因可能是我也有自己的习惯,一时难以改变。我的读书笔记既不是全盘记录,也不是完全不记录,有点类似拆书帮便签读书法。但是,我又不会像拆书帮便签读书法那样把所有知识点都落实成行动,这是因为新知识点实在太多了,没有可能也没有必要全部落实成行动。我们的时间有限,能够抓住几件重要事情,便已经相当不容易了。

阅读的最终目的还是帮助自己成长,只要能够高效率促进学习,任何阅读方法都是好方法。我的观点如下:

阅读是一种知识输入行为,阅读的方法是否高效取决于我们通过它产生了多少输出

具体输出表现为两个方面:

  • **变成明确的行动步骤。**比如:如果我读了《如何阅读一本书》之后,虽然感觉书中的阅读方法很好,但是并没有任何行动,那么就是无输出,因为这书读与不读本质上没有区别。但是,我尝试了一步一步实践这种方法,并且逐步掌握了它,那么就是有输出,因为阅读帮助我改善了行为模式。
  • **纳入自己的知识体系。**比如:我读了一本讲人类历史的书《人类简史》,虽然对很多问题有了新的理解,但是却很难转化为现实的行动,因为这本书不是方法论。此时,如果什么也不做,那么也属于无输出。于是,我专门写了一篇读书笔记,这就变成了有输出,因为写作相当于把新知识点全部纳入了自己的知识体系。未来如果再读类似主题的书籍,可以拿出笔记进行比较,从而进一步丰富知识体系。

总之,阅读的输出才是关键,行动或写作,二者至少选其一。实际上,万维钢、李笑来和赵周的方法虽然各不相同,但是也都使用了行动或写作的方式进行了输出。只要做到了这两点输出,阅读肯定能成为我们最有效的成长方式。

反之,如果没有输出,大量读书是没有太大意义的,而且读得越多越觉得读书没用,读书无用论常常源于此。另外,我们在微博和微信上的大量所谓阅读,基本都是零输出阅读。

同样的原则也可以应用于阅读科研论文,在阅读一系列某个主题的文献之后,我们要么思考如何设计下一步实验,要么归纳总结写一篇文献综述(不一定发表,可以作为笔记保存),二者至少选其一。否则,这文献也相当于白读了。

四、总结

阅读是最有效的成长方式之一,但是其收益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阅读的方法。每个人的方法可能不尽相同,甚至差异很大。本文提出输出才是阅读的关键,行动或写作,二者至少选其一。没有输出的阅读等于没成效,读书无用论常源于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