折腾不止
Logo
折腾不止

学过才知道有啥用

有这样一种人,他们拒绝学习任何“用不上”的知识或技能,理由是:

这玩意我将来又用不上,学它干嘛呢?

请不要对号入座,我说的是我自己,我的整个学生生涯都是这种态度。

大学之前,我认真学习的科目只有:数学、语文、英语、物理和化学,因为它们都是高考科目。我敷衍了事的科目很多:音乐、体育、历史、地理、生物、等,因为它们都不是高考科目。结果,我顺利考上了大学。

大学阶段,我经常翘课。靠着考前突击,居然所有科目也都混了个及格。结果,我顺利保送成为研究生。

我是名副其实的“混混”,一直顺风顺水的混着。我从不“浪费”精力去学习那些“用不上”的东西,“节省”很多时间各种玩游戏。

身边总有那么几个同学,他们很认真地学习任何东西。他们曾不止一次地劝导我,学习不要太功利。但是很遗憾,我当初并不理解。不仅把他们的话当作“耳边风”,而且反过来认为他们很“二”。

这是某种自证循环。如果我认为学习某些知识没有用,我就会拒绝学习。结果,不学习它们,我也很顺利,是家长眼中的好孩子,老师眼中的好学生。这使得我更加确信,那些知识没用。

当然,我并不孤独。我的一位堂哥告诉我,学英语没有用。理由是,他完全不会英语,也活得很好。我竟无言以对。

这种逻辑的漏洞是,活得好并不能证明英语没用,因为没有对比。一个是不会英语的你,另一个是会英语的你,哪个会活得更好呢?答案是显而易见的。

值得庆幸的是,我最终还是从那个自证循环中跳了出来。如今,我明白:

只有学过才知道有啥用。

转折点的出现非常偶然。某一天,我无意中看到乔布什 2005 年在斯坦福大学的演讲,他说了这样一个故事:

当时里德学院有着大概是全国最好的书法指导。在整个校园内的每一张海报上,每个抽屉的标签上,都是美丽的手写字。因为我休学了,可以不照正常选课程序来,所以我跑去学书法。我学了 serif 与 san serif 字体,学到在不同字母组合间变更字间距,学到活版印刷伟大的地方。书法的美好、历史感与艺术感是科学所无法捕捉的,我觉得那很迷人。

我没预期过书法能在我生活中起什么实际作用,不过十年后,当我在设计第一台 Macintosh 时,我把当时所学的东西都设计了进去,这是第一台能印刷出漂亮字体的计算机。要不是我当初在大学里偶然选了这么一门课,Macintosh 计算机绝不会有那么多种印刷字体和字号;要不是 Windows 照搬了 Macintosh ,个人电脑可能永远不会有这些字体和字号。当然,我在大学时不可能看到它与将来的关系。但是,十年之后回头看,两者之间的关系就非常非常清楚了。

榜样的力量是巨大的。多年前,有同学曾经苦口婆心地对我说同样的道理,我听不进去。反过来,乔布什只不过随便讲了个故事,我就改变了对学习的态度。

我开始学习任何感兴趣的东西,不管它看起来是否有用。回过头来看,我受益匪浅。

有一段时间,我对平面设计很感兴趣,买了不少书,开始自学。一个科研工作者学习平面设计有什么用呢?我不知道。但是,后来证明平面设计对科研工作非常有用。我们免不了经常作报告,而平面设计可以帮助我们制作简洁美观的演示文件。

有一段时间,我对心理学很感兴趣,花了很多业余时间学习它。一个科研工作者学习心理学有什么用呢?我真没有仔细去想。学过才知道心理学的用途实在太广了。比如:它对教育有帮助,教会我如何跟学生进行有效沟通。它对生活也有帮助,教会我如何保持积极的生活态度,提高幸福感。

常常有人问我,为什么我作报告时那么放松?其实这也与心理学有关。我并非不紧张,但是我知道如何缓解这种情绪:运动、冥想和深呼吸,而这些小技巧一般人是不知道的。

我一直在进行写作训练。一个科研工作者学习写作有什么用呢?当然有用,可以帮助我们写论文呀。事实上,还有些用途是我们想象不到的。写作可以提升口才,会写的人,口才不会太差。写作就是一种说话形式,把想说的话写下来就是写作。说出去的话,很快就流逝了,甚至自己都记不得了。但是,写下来的话,我们有机会反复推敲。最终,通过写作,我们说话会变得越来越严谨,越来越有说服力。这不就是口才么?

学习这些“乱七八糟”的东西,常常带给我惊喜。然后,我开始学习更多“乱七八糟”的东西。然后,我获得了更多惊喜。我逐渐相信:

学啥都有用,谁学谁知道。

这同样是个自证循环,只不过它充满了正能量。彻底想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,我懊悔不已。如果学生时代就开始毫无功利地学习,我现在不知道掌握多少逆天技能了。

只有傻瓜才从自己的错误中学习,智者从他人的错误中学习。

我当然是傻瓜,我从自己的错误中学习。但是,我衷心希望大家都成为智者,能够从我的错误中学习。